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7 Reads)
已經很夜、很夜,朦朧細雨,夜給給天空披上一層輕紗,街區霓虹燈在微茫中閃爍,顯得更為妖媚,妖媚的只是煙雨中的霓虹燈,而不是在霓虹燈街區獨自漫無目的踱步的我。 車水馬龍,喧囂的街道,縱然如此,我的心卻在其中五味雜陳,那晚的情行勾起我難抑的情緒,滿懷的惆悵與迷惘,竟然不知道我在何方。我知道,我深刻地知道,這就是我們之間的頑疾,一個毒瘤,在你我之間滋生,最終達到不可調和的地步。即便現今的我已經很努力,努力去消減疼痛,你究竟還是沉默不語,臉上刻著淡淡的憂傷,你我間,到底是誰染上誰的憂傷,究竟是誰讓我們同時染上憂傷。 憂傷在我們之間不斷瀰漫、滋生、蔓延,時至今日,我們上空都掛著不同程度憂傷烏雲。其實這憂傷不屬於我們的,只是我們之間發生的插曲太為突然了,一瞬間讓我們慌亂手腳,一念間便迷亂所有思緒。 街區煙雨濛濛,茫茫的霧氣灑在我沒有撐傘的頭上、手背,冰冰的,冷冷的,瞬時間將我的心冰凍,我蜷縮著身子,找一個無人的角落,倚在寂寞的角落,任由寂寞包圍,任由憂傷纏綿。莎莎的雨聲,如琴瑟之奏,細細碎碎的,惹起我不盡的憂愁,纏繞不斷的情結,愈加煩亂。纏纏綿綿的思緒,纏纏綿綿的遊戲,疲倦了我。 人們都說江南煙雨最纏綿,江南煙雨最憂傷,可是是誰將江南煙雨的纏綿和憂傷帶到遵義來,帶到細雨濛濛的遵義冬季。這纏綿、這憂傷在我未來得及準備的時候就已經將我包裹。此時就是剩下慢慢的思念。一絲一絲的隱痛在莫名氾濫,所有的情感都已成殤,丟棄在荒家塚。 所有的寂寞都是在獨孤時分產生,都是在熄燈以後的黑夜萌發。我害怕夜黑,只有夜黑也只有夜黑才會將我內心深處無助情感聲聲告白,觸動我的每一根神經,撥動我每一根弦。落寞、寂寥、憂傷就在黑夜裡滋長,徬徨在夜黑的無人街區。那些稀稀疏疏的倩影在眼前回放,回憶串連,連成片片憂傷。肆意地滋長的憂傷,在思憶的湖泊投影下我憔悴的容顏,人未老已憔悴。 我們相逢本就是意外,暖秋時節,在行政樓那個寂靜的小道,就那麼意外地見面,意外熟悉而後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你在四川,而我在廣東,本來看似沒有什麼交集的人竟然意外地相遇。而後便是冷暖相知的問候,甜蜜在心間沉澱。本來我以為我們能夠平靜地走到最後,結果在晚會那晚我們丟失了熟悉,留下是不可逾越的鴻溝。! 現在,我日復日在孤單中煎熬,我不曾迷失方向,可是那些美好的畫卷已經迷失了,是誰將我們的畫卷搶走,是誰將我們的憂傷弄得這麼濃烈,我的孤單,我的惆悵又為誰而沉淪?我這是為了誰而迷醉?為你?就是為了你,也是為了我,為了將畫卷完整地保存。 曾經相處的畫面早已在那晚消失無影無蹤,那曾經又是傳遞出怎麼樣的一份情?而今卻纏綿著萬縷柔情的悸痛。歲月流逝無聲息,我竭力想把曾經的歲月忘記,漸漸將往事一一淡淡遺忘。但實際上我卻難以淡忘,這些日子竭盡所能,怎麼努力,無法也做到無視你的存在。 難解的糾結,難散開的憂傷,此時我愛你是罪,恨你也是罪。唯有將你淡忘才不是罪。儘管我想將你遺忘可是至今看來卻不可能,因為我做不到無視你的存在! 夜深了,窗外寒風呼嘯,遵義冬夜對我來說極為痛苦,甚至怨恨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日子。憂傷纏綿交織,滿地枯槁,留下的是秋日的殤,而我對你的情也成殤。 黑夜終歸沉寂,在寂寞的黑夜中,把思緒化為文字,一字一鍵盤敲擊。在word文檔上刻下你我間的足跡,還一個冷酷貌似有點無情的你,把曾經的過往憂傷化為傷感五號黑體字跡。 我點擊酷狗音樂盒,不斷地重複范瑋琪的是非題,或許我們之間就是關係就是詞中的關係“沒有人相信只有關心,我們從不曾開口那個問題,那一些是非題,總……”苦澀的淚花在思憶湖泊濺滴,留下的黑夜的感傷,幽幽的心底呈現一縷縷淡淡的憂傷,到底是憂傷,是誰將憂傷放在黑夜裡獨自品嚐?是誰將憂傷染給了我?到底是誰染上誰的憂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