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今天請了一天半的病假,這也是我進入2011年以愛第二次請病假。飛馳的時不再來,讓我在靜脈的休憩之際,那思潮滾滾而來,難以平息。 從1975年3月21日參加工作,至今已整整36年了。也就是說,我的工齡已超過了36年,36個春夏秋冬,就如一場似虛擬似現實的夢境。各有千秋的工種,只不過是為了一個主題:用自己的手愛養活自己。得大於失也好,得不償失也罷,風塵僕僕一路走來,還算是能艱辛地走來。如果要面面俱到地展開,那需要時間跨度與文化藝術來點綴與鋪墊。因為難能可貴的病假,就從此稍稍塗抹一下,用文筆的色作繭自縛地約束於這一點。 36年的工作時間,很少有去請病假的意念,更不用說我有一天以上的病假在我的工作檔案上留存。而反思今年才剛過去一個季度,整個春夏秋冬的四分之一。我已有三天半的病假,印染在2011年第一個季度著大自然的畫面上,是悲還是喜?讓我心靈深處抹上了一層酸楚的陰影。遺憾的是我這個人太講情感,因為從不會去欠任何一方的人與事的情意,所以在別有用心的人精心設計的圈套局勢下,被顧全大局的善解人意而深受其害地陷入困境。怨聲載道與無可奈何相輔相成,折騰和折磨交織於每一個正常的工作日。 誰是誰非,在我的工作條件,在我的身臨其境,在我的力不從心,在我的憤然而起。自然而然會隨之而來。這個有著獨領風騷,別出心裁,豐功偉績,自上而下加溫的主管部門中,主子就是主子,你只能做一條巴兒狗,搖擺著乞求加乞求的狗尾,去討主子的歡欣,去求主子的施捨。你想堂堂正正地做一個明明白白的人,在這片狹窄的空間內,唯我獨尊是法定程序。李煜《相見歡》:相見歡,無言獨上西樓, 月如鉤, 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 剪不斷, 理還亂, 是離愁,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。也許從另一側面將我所見所聞和顏悅色地襯托。曾異想天開相信真正當權益會師真知灼見,曾天經地義思緒多勞多得進入名正言順。真情與天真讓一切美好成為夢寐以求的幻想,因為,你永遠不會成為一條搖晃的巴兒狗。 累了,是太不自量的超負荷運轉的工作環境。累了,是欺人太甚的難以置信的壓抑感受。病假,就成了順理成章的日積月累。病假是現實主義的必然趨勢,千奇百怪就不是奇怪。再一次地告捷自我:“人世間,一切都是浮運,唯有加厚於自我的保護才是神馬所在。 文章來源:侯東峰的BLOG |天花板的部落格 | 屈默新書《男女那點事》 |記憶卡 | Kate's Wonderland |《意林》雜誌的BLOG | 攜手博文,飛得更高 |Roadside chatter | 沈詠雪大師 |健康小管家的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