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8th Ja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在辦公室中,你是一聲令下,人人稱臣的鐵娘子?還是三言兩語就委屈掉淚的芭比娃娃?如何塑立一個專業形象,讓你的上司認真看待你的能力非常重要。 美國形象顧問沽蘭克說:「你在辦公室中的威信,五成來自別人如何看你。」也就是讓人認為你能力不凡,與你實際擁有能力一樣重要。任何有損形象的行為,如一上台就腳軟,動不動就臉紅,一受挫就哭,或說話像發育不良的小女孩,鐵定讓你原地踏步。 臉紅心跳 一名24歲的大百貨公司採購員小瑰說:「一次,我為公司爭取到一個品牌的代理權,在與市場部開會時,副總裁竟然親自主持。」 原本是一個表現才幹的大好機會,小瑰卻緊張得漲紅臉,結結巴巴。「當時,我應該將精神集中在公事上,而不是對自己的臉紅耿耿於懷,那一切就會很順利,怎料我卻慌慌張張,令人失去信心。」 過後,小瑰的上司就減少她與高層接觸的機會,令她空有才幹而不獲高層賞識。 所以,如果你覺得自己即將臉紅,「不要將它放在心上,不要去想它,集中精神去完成手邊的工作,」法蘭克說,「不然你的前途就會完蛋。」 以淚洗臉 在工作中淚流成河,前途往往也會大江東去,當你在上司面前,因工作而淚眼汪汪,則會顯得你無法面對壓力。 哭泣不但令你顯得軟弱、自制能力差,公司也會考慮到在面對客戶時萬一你又哭起來,那公司的形象也會跟著受損。 所以,如果你想成功,你就必須學習控制自己的情緒,處變不驚,一個訓練方法是將自己「分裂」為兩個人。「當你早上換了套裝,準備上班時,想像你同時『換』了一個人,這人專業而冷靜。多加練習,自信便能提高。」一家銀行的財經分析員凱蒂說:「每當上司批評我的表現時,我就會衝入廁所掉淚,斷定他一定是不喜歡我,故意刁難我。」 後來,一名友人指出她的毛病。「我放太多私人感情在工作上了,所以很情緒化,我於是將工作和私人生活劃清界限。不再將工作上的批評,視為人身攻擊。我現在開心多了,而且因為變得穩重,我在幾個月前還升了職。」 當然要在短時間內練成金剛罩並不容易,萬一你在會議中,眼眶仍忍不住泛紅、無須嘗試解釋,道歉或找借口,這只會欲蓋彌彰。最好就是停頓一下,深吸一口氣,心中數5下,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談公事。

| 27th Jan 2012 | 一般 | (17 Reads)
在辦公室進行溝通的時候,我們應該注意哪些禮儀習慣?最重要的一點是,你要對他人,包括你的同事、上級和下級,表現出你對他們的尊重,尊重他人的隱私,尊重他人的習慣。我們應該如何注意辦公室禮儀呢? (1)分清哪是公共的區域,哪是個人的空間。 (2)工位的整潔。在辦公室中要保持你的工位整潔、美觀大方,避免陳列過多的私人物品。 (3)談話聲音和距離的控制。在和他人進行電話溝通,或者是面對面溝通的時候,你的音量盡量要適當控制,兩個人都能夠聽到就可以了,避免打擾他人工作。哪怕當電話的效果不好時也應該這樣。 (4)盡量避免在辦公區域用餐。有些公司員工中午是在自己的工位上進行就餐的,這不是一個良好的商務習慣。我們應該盡量避免在自己的工位上進餐。實在不能避免的情況下,盡量節省時間,或者就餐完畢之後迅速通風,以保持工作區域的空氣流通。

| 26th Jan 2012 | 一般 | (84 Reads)
OFFICE小姐的對外形象代表了公司的形象。在日常工作中,掌握了接聽電話的禮儀,讓對方在您親切的話語中心平氣和地談事情,通話結束後,對方會對您公司有極佳的印象。 ■ 通話時聲音不宜太大,讓對方聽得清楚就可以,否則對方會感覺不舒服,而且也會影響到辦公室裡其他人的工作。 ■ 接起電話時首先應自報單位名稱及所屬部門。 ■ 接聽電話時,要詢問對方單位名稱及所屬部門,接轉電話時為指定受話人提供便利。 ■ 當對方要找的人不在時,在不瞭解對方的動機、目的是什麼時,請不要隨便傳話。未授權的情況下不要說出指定受話人的行蹤。 ■ 當你正在通電話,又碰上客人來訪時,原則上應先招待來訪客人,此時應盡快和通話對方致歉,得到許可後掛斷電話。不過,電話內容很重要而不能馬上掛斷時,應告知來訪的客人稍等,然後繼續通話。 ■ 在電話中傳達事情時,應重複要點,對於數字、日期、時間等,應再次確認以免出錯。 ■ 如果對方沒有報上自己的姓名,而直接詢問上司的去向,此時應客氣而禮貌地詢問:"對不起,請問您是哪位?" ■ 要轉告正在接待客人的人有電話時,最好不要口頭轉達,可利用紙條傳遞口信,這樣不僅可以避免洩露秘密,也可以避免由於打岔引起的尷尬和不悅。 ■ 聽不清楚對方說話的內容時,最好不要猶豫,應立即將狀況明確告知對方,請對方給予改善。 ■ 如果電話突然發生故障導致通話中斷,此時務必換另外的電話再撥給對方,向對方解釋清楚。 ■ 掛斷電話前的禮貌不可忽視,要確定對方已掛斷電話,才能放下聽筒。

| 22nd Jan 2012 | 一般
 時間還的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說起,剛剛從一場巨大的災難中走過的中國,滿目創痕,百廢待興。經過動盪的人們,芒然不知所措,不知道明天又將什麼厄運的到來。大家看著貧的土地,荒蕪的莊園,一貧如洗的鄉村。困苦中的人們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延續著自己的生命。   我,一個體弱多病的破小孩,便陰差陽錯地降生於這世上,我的到來,雖然給父母、家族帶來了歡樂,但也給大家帶來了沉重的災難。在那個衣不掩體,食不裹腹的年代裡,就是多口牲畜,也要為他找食。更何況一個弱小的生命。父母親也只好比以前更加勞作,更加辛苦。他們在勞苦中期待,在期盼中勞累。這一切,對於我們這些不懂事的「毛孩」無從可知,只有在時間的記憶中,去增添自己的見識。   我們家兄弟姐妹共4人,父親在外地工作。一家老小全由母親一個人支撐。在我幼小的記憶當中,我算是比較幸運的一個。因為我是老小,大姐,哥哥,一家人,總是讓著我的。有什麼好吃的、好穿的衣服,總是先讓我。那時候,我覺得我是天地下最幸福的人了。特別是我們小孩期盼的過年時間,父親早早地就把我們的新衣服捎回來。又帶回些好吃的菜,肉。在這幾天裡,久違的肉香味讓我們待在灶房不願去。時不時偷偷溜進來拿一片肉出來炫耀一番。父母親看到我們傻乎乎的憨樣,聽著我們天真幼稚的語言,他們也會露出滿意的笑容。是啊,有苗不愁長。啥時候能將這幾個小子養大成人,是他們最大的心願。   我們小孩可不管大人們是如何的幸苦,在我們世界裡,只要有好吃的東西,是我們的目標。我記得大姐,大哥總是啃著甜甜的「玉米饃」,我們還哭哭啼啼地不願意。豈不知,他們總是把易消化的食物讓給我們吃。現在回想記,確實內心有愧。   記得小時候,我得了一場大病,父親不在家,大哥在上學,漫天飛舞的鵝毛大雪中,母親、大姐、還有自家的一位兄長,拉架子車帶我去渭南(零口,我記不清了)去冶病的情景。我們家地處山?地帶,山路陡峭,道路泥濘。厚厚的棉被蓋在我的身上。我只聽到車輪不斷打滑的聲音,和他們喘氣的聲音。這一場景使我終生難忘懷。   在那個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,有時為了一個小小的要求,人們都要使出全身的力量,用盡所有的辦法。聽母親講,為了我們兄弟姐妹有口飯吃,父親和叔父總是去很遠的地方換糧食。那時的交通工具也只有拉架子車步行了。他們往往趕著太陽,迎著月亮。來回走好幾天。那個年代,能吃飽肚子是人們最大的心願。於是我們在心裡暗暗許諾:做聽話的孩子,努力學習。自力更生。讓父母少受一份苦、少遭一分罪。只可惜父親先我們而去,孝敬他老人家成為我們心中永遠的遺憾事。   轉眼間,到了上學的年齡。由於父親病逝,大哥便承擔起全家的重擔。從此,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壓在了他的肩上。他似乎放棄了所有的休息日,拚命的工作。忘不了那一個個不眠的夜晚,忘不了那張疲倦的臉龐,忘不了那步履蹣跚的背影,更忘不了那一次次諄諄教誨的話語,忘不了那一次次找工作的艱幸。   那個令人窒息的年代裡,在大哥、大嫂的教誨下,在大姐、姐夫無微不至的照顧下,在五叔、六叔的照應下,我們度過了那一段最艱難、最困苦、最清貧的歲月。苦難的生活,沒有壓灣我們的頭顱,卻激勵著我們不斷的前行。如今,我們都已成家立業,有一份滿意的工作,有一個和睦、溫馨的家園,有一個欣欣向榮、勃勃生機的大家庭。   歲月的容顏,洗滌不了我們臉上的滄桑,但鑄就了我們堅毅的目光。感謝父親、母親,你們給了我一次生命,感謝大姐、大哥,你們給了我生活,感謝二哥,給了我無微不至的關照。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人,你們給了我無窮的智慧和力量。感謝這太平盛世的時代,給了我全新的生活。   苦難的歲月,使我們飽經風霜,雖然使我們失去了童年的無憂,但也給我們帶來了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。   記憶中的歲月,今天將你採擷,並不是照亮今天的日子,而是將你作為前進的加速器,去迎接新一輪的明日。

| 21st Jan 2012 | 一般
已是三九的天氣,窗外寒風凜冽,滴水成冰。室內溫暖如春,陪著娘悠閒的看著電視,溫暖伴隨著親情,聊起了兒時的往事,說起了兒時故鄉的冬天。   在我的記憶裡,兒時的冬天似乎格外冷,雪也格外多。東北風像刀一樣吹在臉上,割的疼疼的,雪花也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。謝道韞的「未若柳絮因風起」用在此時最恰當,每每這個季節,那雪花就把大地、村莊妝扮成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,潔白潔白的,一望無際的華北大平原正是「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」的勝景,大朵大朵的雪花伴著朔風漫天飛揚,鄉村裡靜地出奇,只有北風吹在樹梢上發出「吱吱」的如哨般的鳴叫,雪花落在樹枝上,再簌簌的落在地上。雪下的時間很長,積雪能沒過門檻,有時幾乎能沒過膝蓋。這時候,娘總是早早起來打掃雪。娘在雪地上踩下第一串腳印,我趴在窗上望著那些歪歪斜斜的腳印,我覺得娘就是開路的人!雪後天晴,積雪融化,屋簷上,經常垂掛著一尺多長晶瑩剔透的冰凌,我很欣賞堅硬的冰凌,有稜有角。我忍不住隨手摘一截冰凌塞到嘴裡,「嘎崩嘎崩」地嚼著,甜滋滋的,覺著冬天無比的甜美。   兒時的農家屋子都是用厚厚的土坯壘成,屋裡有大大的土炕,炕的前面用磚頭壘成火爐,火爐的煙道與火炕相通,坐在火炕上燙得屁股熱乎乎地極為舒適。在那些個寒冷的日子裡,爐子裡的火總是旺旺的,冒著淡藍色的火苗。火爐口上坐著一隻鋁壺,火苗突突地舔噬壺底,壺裡的水冒著熱氣,發出生生地響聲。火越旺,那盤土炕就越發地溫暖,一家老少便在炕上取暖,大人們做著手裡的針線活,孩子們像歡快的小猴子一樣歡蹦亂跳,翻跟頭豎直立,把土炕上的被子弄得亂七八糟。   兒時的天黑得似乎也特別的早,太陽彷彿只在天上呆了一小會,便又鑽回被窩裡睡懶覺去了。天黑下來,夜靜的出奇。那時候沒有電,只有用昏暗的煤油燈照明。上學的歲數到了,放學回到家裡晚上就趴在窗台上在這昏暗的燈光下寫作業,家裡的大炕就是臥室,就是書房,就是客廳,就是餐廳,還是娘的工廠。夜深了,娘把我和弟弟的被窩鋪好,灌上暖壺,打發我們睡覺。娘則在土炕的一角紡棉線,記得有時候夜裡兩三點鐘了,起床小解,看見娘的紡車還在不停地轉動中,母親手中潔白潔白的棉絨抽出綿綿不斷的銀線,又被層層絞到那根錠桿之上匯成一個胖胖的線砣子。當時娘說過,到年下要織出一機布匹來,也好給我們做來年的棉衣棉褲。勤勞的母親那架古老的紡車,伴著嗡嗡嚶嚶的聲響,彷彿一首古老而悠長的歌,永遠也唱不完,永遠也唱不衰。   兒時的營養不好,由於扁桃腺經常發炎高燒,娘一夜一夜的守在我的身邊,伺候我吃藥打針,有時候我燒的說胡話,看著娘經常默默的落淚,我半睡半醒的時候,經常被娘攬在懷裡,依偎在娘的胸前,娘一刻也不曾鬆開,娘心臟的「彭彭」跳動聲就響在孩兒的耳邊,娘身體發出的熱湧遍了孩兒的全身。   兒時的家裡很貧窮,沒有多少糧食,娘總是省吃儉用,勤儉持家,爸爸不在家,娘裡裡外外一把手,既要照顧我們,還要下地幹活掙工分。到了這個季節,就要給全家人做一年四季要穿的衣服和鞋子,不記得娘有清閒的時候,總是在辛苦的操勞。春節是孩子們最喜歡的節日,一年到頭鄉親們都該休息了。這個時候娘就要準備過年吃的東西,宰豬、蒸饅頭、做年菜,一直忙到年三十也不得休息,經常看見娘累的直不起腰來。穿上娘做的厚棉衣、新棉鞋,品嚐著娘做的年菜、年飯,加上過年的喜慶氣氛,心裡暖融融的。      兒時艱苦的生活,卻因娘的疼而溫暖、卻因娘的愛而甜蜜,娘的血液灌溉了我的一生,娘的勤勞質樸影響了我的一生,娘的高尚品質照耀著我的人生之路。就在這寒冷的冬日裡,我仍然享受著娘溫暖的愛。   兒時的冬天很冷、很冷,娘的愛很暖、很暖……

| 18th Ja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 榮譽的背後是一段硝煙瀰漫的日子,戰火紛飛的年代早已成為了一種記憶。走過往事的路口,撥開年輪的纏繞,漸行漸遠的背影中,我看到了外公那張滄桑的臉和佈滿皺紋的手,其實,我知道,外公已經離開了我,還記得,外公走的時候不滿六十歲。   我是在孩提時代從父母那裡得知了外公是個抗美援朝的軍人。雖然,當時懵懂的我對於抗美援朝四個字不是那麼的熟悉,但是從父母的談話中我能夠依稀聽懂。那個時候的我,為自己能夠有這麼一位偉大的外公而驕傲。如果當時我能像現在坐在電腦跟前,我想我一定會把外公的這段經歷寫出來。   如今,我長大了,或許是因為我小的緣故,外公沒有給我留下任何值得我回憶的東西。   外公姓閔,名興德。一生中也沒什麼豐功偉績,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外公,卻從朝鮮戰場帶回了多枚軍功章。在我的心裡,外公是個大英雄。是我在人前可以很自豪的一件事情,只是,當時沒明白   那些被遺忘了的,往往是曾經的記憶;被常常想起的,是零碎的斷點回憶。在外公走的時候,我不懂得什麼叫做死亡,不知道什麼叫做生離死別,唯一知道的,是外公生了很嚴重的病,叫做肝硬化。   外公走的時候,天是陰霾的。在他的戎馬生涯裡,他從未奢望過什麼,也從未要求過什麼。他能做的,也只戰爭,讓多少人在是在每一次的凱旋中帶回一枚枚閃耀著光芒的軍功章。   炮火中得到了洗禮,得到了一次人性的昇華。而外公,在戰爭中始終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人生理念,在他的心中,戰爭的輸贏只能夠讓自己更清醒些,更堅強點。   認識外公,在外公的身上我知道了抗美援朝,知道了那一場戰爭是中國歷史上的一次輝煌戰役。倒下的,已經長眠在了異國的土地上;站著的,在自己的家鄉默默生活奉獻著。   外公曾有一段感情經歷,那是在中國剛解放的時候,部隊給外公介紹了一個部隊的護士,人長得不僅漂亮,最重要的她也很喜歡外公。父母都本以為這件事準成,沒曾想外公沒答應,理由是部隊給介紹的老婆有點不敢要,呵呵,好像自己找不到老婆,就一口給回絕了,害得人家女護士為外公落淚好多天。後來外公自己居然找到了一個漂亮的老婆,就是現在的外婆。   外婆可是一個聰慧的女子。年輕的時候,外公追求外婆那可是有一招的。至於是用什麼方法至今我也不得而知。最後的結果呢,外婆是笑著走進了閔家的大門。   常聽外公提起外婆,一說到外婆外公可是精神抖擻,如數家珍。我只能夠看著坐在一旁的外婆羨慕不已。  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文字來描繪外公的戎馬一生,也不知道在他這一生中,經歷了多少場戰爭?從硝煙瀰漫的朝鮮戰場中,他帶回來的,是滿身的硝煙,面對家中的外婆,他幾乎都沒過問一句,但就是這樣一個外公,留下了一身的故事,卻沒有留下一句話給外婆,因為,外公走得太匆忙了。   當我讀到魏巍《誰是最可愛的人》的時候,我才真正懂得了抗美援朝沒,才真正明白了外公作為一名軍人的職責與使命。可當我明白這一切已經晚了,外公永遠地走了,走得很安靜,伴隨著他的,還有身上那未曾取出卻與他生活了大半輩子的26個彈片。   就是這樣的一個外公,就是這樣一位用大半輩子在戰場拚殺的外公,沒有像樣的一套衣服,樸素,已成為了他的習慣。無論是戰前還是戰後,外婆從沒有埋怨過外公,她恪守著作為一個女人一個妻子該做的事。   歲月斑駁的印痕無情的在他們的臉上劃下了一道道皺紋。外公老了,外婆也老了。戰爭結束了,和平年代沐浴著陽光的外公與外婆,膝下沒有子女。於是他們商議決定領養一個女孩。女孩到家後經常哭個不停,於是外公就用自己的軍功章逗小女孩開心。每次看到小女孩啼哭,外公總會拿出一枚軍功章讓小女孩任意翻弄。不知不覺,轉年的時光一晃而過。   外公從來沒有想過要拿軍功章去證明去換些什麼。在他的印象中,天倫之樂是他最大的心願。每當看到小女孩翻弄著軍功章露出咯咯的笑聲時,外公是快樂的,外婆也是快樂的。他們,沒有私慾,從不拿自己的這段經歷作為炫耀的資本為自己爭取索取些什麼,只是在平凡的日子中過著快樂的生活。這樣的日子對他們是一種輕鬆,一種愜意,可對今天的我而言,卻是痛並快樂的一種生活方式。   一生的時光短暫的生活。在我長大以後,我一直都想知道那被外公從朝鮮戰場帶回的軍功章究竟放哪了?若干年後的今天,媽媽說,因為那個年代,那一場戰後,在中國得解放毛主席像章傳遍全中國的時候。她把這記錄了外公一生榮譽的勳章全部給拿去換了毛主席的像章。現在想來,悔得腸子都快綠了,也不知道當時怎麼就沒想到留下作為一份紀念。   如今,外公走了,外婆一個人帶著小孫女生活著。每天,外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擦拭外公的遺像,這樣的一個動作幾乎成為了外婆的一項工作。小孫女每天放學回來都要把外公的房間收拾一遍,當媽媽問她為什麼,她笑笑:這樣我可以感覺到外公在我身邊。   當一切的過往成為了一個記憶的片段榮譽成為了一個終點,迴旋在零距離的端點上,我看到了外公的熠熠勳章,聽到了外公在天堂的笑……

| 5th Jan 2012 | 一般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